<select id="FvDPO"><tfoot id="FvDPO"></tfoot></select><sub id="FvDPO"><td id="FvDPO"><keygen id="FvDPO"><output id="FvDPO"></output><datalist id="FvDPO"></datalist></keygen></td></sub>

      1. <li id="FvDPO"></li><keygen id="FvDPO"><audio id="FvDPO"></audio><bdo id="FvDPO"><tbody id="FvDPO"><bdo id="FvDPO"><i id="FvDPO"></i></bdo></tbody><param id="FvDPO"></param></bdo><aside id="FvDPO"><source id="FvDPO"></source></aside></keygen>
      2. <abbr id="FvDPO"><samp id="FvDPO"><meter id="FvDPO"></meter><meter id="FvDPO"><embed id="FvDPO"><ruby id="FvDPO"><col id="FvDPO"></col></ruby></embed><legend id="FvDPO"><source id="FvDPO"><param id="FvDPO"></param></source><dfn id="FvDPO"></dfn><output id="FvDPO"></output><button id="FvDPO"><p id="FvDPO"><table id="FvDPO"><area id="FvDPO"></area></table></p></button><ol id="FvDPO"></ol></legend><progress id="FvDPO"><map id="FvDPO"></map></progress><rp id="FvDPO"><ruby id="FvDPO"><rt id="FvDPO"></rt></ruby></rp></meter></samp></abbr>
        首页 > 新闻 > 区域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疫情下的30省份一季报:GDP增速10强全部来自中西部

        第九财经网 2020-07-16 20:40:21 听新闻

        作者:林小昭 ? 马晨晨    责编:杨小刚

        在此次疫情中,经济越发达、人口密度越高,受到疫情冲击的影响就越大。

        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各省份一季度经济表现如何?

        目前除西藏外,其余30个省份的一季度经济数据均已揭晓。从公布的数据来看,新疆、贵州和湖南的GDP增速位居前三,西部省份总体受影响较小;东北、天津等能源重化省份以及广东等外向型大省受冲击较大。

        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陈耀向第九财经网记者分析,在此次疫情中,经济越发达、人口密度越高,受到疫情冲击的影响就越大。而不少西部省份是欠发达、地广人稀的地方,这些地方还有资源性的产业,比如能矿资源的开采和农业生产,疫情期间还是能够正常运行的,所以受到的影响较小。

        新疆、贵州和湖南名列前茅

        从已公布的各省份一季度GDP数据来看,30省份均出现同比下滑,即负增长,不过下滑的幅度各有不同。增速前十的分别是新疆、湖南、贵州、青、宁夏、四川、广西、甘肃、江西、云南,全部来自中西部,尤其是西部地区占了8个之多。

        这其中,新疆一季度经济增速位居第一。数据显示,新疆一季度地区生产总值为3055.51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下降仅0.2%,增速高于全国GDP增速6.6个百分点。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局党组书记、局长许斌表示,一季度,新疆GDP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主要经济指标增长好于全国平均水平,实现平稳开局。主要体现在农业生产基本稳定、工业生产逆势增长、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提高、居民基本生活用品增长较好、高技术服务业和仓储业增长较快、能源生产形势持续向好、居民消费价格涨幅低于全国等方面。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对第九财经网记者分析,西部一些地方受疫情影响,外出农民工就近就业、创业的比例增加。同时,他们的产业结构中,农业以及相关的产业如食品加工、烟酒等占比较高,这些产业受疫情的冲击也比较小。

        新疆之后,贵州和湖南均以下滑1.9%,并列第二。自2011年以来,贵州经济增速已经连续37个季度位居全国前列,其3月份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2.9%,比1~2月提高23.4个百分点,比全国高14个百分点。

        贵州省统计局数据显示,传统支柱行业中,烟酒作为贵州轻工业名片,是全省工业最具优势、最为稳定的增长引擎。其中烟草行业各月均保持稳定增长,一季度增加值同比增长22.3%,拉动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长2.9个百分点;酒制造业3月增加值同比大幅增长35.5%,一季度增长5.8%,拉动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长1.9个百分点。

        另外,随着疫情防控工作进入常态化,消费需求逐渐释放,贵州食品行业迅速恢复活力,3月增加值同比增长19.8%,拉动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长0.2个百分点,增速比全省整体高6.9个百分点,比1~2月提高39.2个百分点;膨化食品、熟肉食品、面条、成品糖等生活品同比分别增长304.3%、60.9%、8.0%和7.3%,增速比1~2月分别提高376.9、51.3、6.2和10.3个百分点。

        总体上看,中西部省份尤其是西部省份经济外向度比较低,一季度外贸出口受阻对这些地方经济的影响较小。另一方面,这些地方的外来人口较少,企业用工以本地或者就近就业人员为主,在复工复产过程中,也比沿海地区要更快一些。

        尽管外向度不高,但一季度中西部不少省份外贸出口增速不降反增。尤其是江西和四川两省,一季度贸易呈现两位数的增长。其中,江西一季度外贸进出口总额861.8亿元,同比增长15.7%,其中出口592.7亿元,增长11.6%,两个增速都高居全国第一。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教授肖鹞飞对第九财经网分析,江西等地外贸增速快有几个因素,一个是江西等中西部省份原来的外贸进出口基数比较低,仍处于外贸产能扩增长期,近年来广东、长三角等地不少产能转移到这里,因此量稍微增加的话,增速就会显得比较快。

        另一方面,由于珠三角、长三角的很多务工人员来自中西部地区,一季度受疫情影响,这些地方的工人返岗和复工复产比较慢。相比之下,江西、四川等地的工厂员工主要来自当地,工人返岗更快。尤其是疫情期间,沿海发达地区复工相对较慢的情况下,一些产能、订单可以转移到江西等中西部地区来生产。

        沿、东北等地下行压力大

        相比之下,除了疫情中心湖北外,其他受冲击较大的地区主要有两部分,一部分是北上广等沿海发达地区,一部分是黑龙江、辽宁、天津等能源重化省份。

        作为外向度最高的省份,广东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风向标。数据显示,一季度广东省地区生产总值为22518.67亿元,同比下降6.7%。

        进出口方面,一季度广东货物进出口总额为1.37万亿元,同比下降11.8%,比全国水平低5.4个百分点。其中,出口0.79万亿元,下降14.4%;进口0.58万亿元,下降7.8%。

        肖鹞飞对第九财经网记者分析,一季度前两月,广东外贸进出口受国内疫情影响,供给方影响比较大。

        尤其是珠三角的东莞、深圳、珠、佛山、广州等地,来自省外的就业人口占比都很高,在节后复工复产过程中,受疫情、交通因素影响,返岗的速度就要慢一些。

        而到三月中下旬,受欧美疫情扩散影响,不少外贸出口企业的订单或取消或延迟,对广东的影响也比较大。

        陈耀说,外向型经济最突出的就是广东,尽管这些年外贸依存度下降了一些,但仍是我国外向度最高的地方。预计二季度对出口导向型的企业影响可能更大一些,因为从三月份开始,国际疫情开始大规模蔓延,之后就会触及出口终端、产业链终端、供应链终端,所以国际贸易的中断对这些出口导向的地区冲击是非常明显的。

        “订单减少了,订单没有了,订单取消了,这是他们未来一段时间可能会面临的问题。” 陈耀说。

        实际上,也不单是广东,浙江、江苏等沿海外贸大省也会面临类似的问题。

        福建泉州一家小家具出口生产企业的外贸出口部门负责人告诉第九财经网记者,之前美国和希腊客户都已经推迟了交货时间,但具体时间都没有确定。一般来说,下单后有几个月的交货期,之前的订单到5月中下旬就全部做完了。“现在只有一些很小的订单。主要看客人,客人如果有仓库,就会储存一部分货,但都不多。”

        他告诉记者,此前公司已有一些美国订单因为延期交付,导致现在积压货款,而国内的供应商款项又要付掉,因此只能公司自己先垫资。如果实在不行,就只能拖欠,而拖欠一般也只能拖三个月。

        当然,随着沿海发达地区加快转型升级,一季度也呈现不少亮点。例如,在数字经济十分发达的浙江,一季度该省盈利性服务业表现很突出,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加值逆势增长9.7%,云上经济、宅经济红火,在线公办、健康码等迅速铺开,起到连锁效应,有效帮助到服务业复工复产。

        相比沿海发达地区,东北、天津等能源重化地区面临的下行压力更大。数据显示,天津、黑龙江和辽宁的下降幅度都超过了全国平均水平,吉林也下降了6.6%。

        天津市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下降16.0%。分三大门类看,采矿业增加值下降0.7%,制造业下降23.2%,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下降4.1%。

        同样的,一季度辽宁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8.5%。从重点行业看,石化工业增加值增长12.9%,装备制造业增加值下降27.0%,冶金工业增加值下降6.3%。

        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教授衣保中对第九财经网记者分析,这些年东北的产业结构比较单一,以基础工业部门尤其是能源原材料为主,很多基础工业出现发展停滞甚至衰退,这对东北的经济形势影响很大。

        也就是说,东北、天津等地本来经济发展就已经放缓,叠加疫情影响,所以下滑的幅度放大。陈耀说,这些年重化工业一直处于产能过剩阶段,调整力度比较大,对经济影响也比较大。疫情开始之前,一些能源重化地区正处在经济恢复的爬坡时期。“比如天津,如果没有这次疫情,我觉得它能恢复到一个正常的发展水平。”

        此内容为第九财经网原创,著作权归第九财经网所有。未经第九财经网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九财经网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九财经网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caj9.org。

        文章作者

        • 第九财经网
          APP

        • 第九财经网
          日报微博

        • 第九财经网
          微信服务号

        • 第九财经网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